在线话题

  

【拔尖人才】针尖上的仁心仁术———记市立医院针灸推拿康复科主任郎伯旭

发布日期:2017-4-13 16:25:52 浏览次数:8448

针尖上的仁心仁术

———记市立医院针灸推拿康复科主任郎伯旭

走进台州市立医院针灸推拿康复科,嘈杂的人声就扑面而来:不大的房间里或站或坐的挤满了人,不少儿童的头、面和后颈部都插着密密麻麻的针。人群中,一位穿白大褂的医生喉咙贴着药贴,动作迅速地在排队的小患者中间飞快地按压、询问、拿针刺穴……他就是吸引了全国的抽动-秽语综合症患者前来求医的针灸推拿康复科主任郎伯旭。

无意中结缘“抽动症”

出生于1966年的郎伯旭接触针灸推拿已近33年。1985年,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台州卫校,走上了市立医院针灸推拿科的工作岗位。工作后他发现书本上的知识与临床实际有明显的差距,他说自己基础差、底子薄,于是数十年来一直保持着学习的习惯。临床诊疗过程中遇到疑难病人或者疗效不佳者,他就仔细研究患者病情,查阅资料,反复琢磨。长期以来,他致力于脊柱疾病及脊柱源性疾病的研究,对每一例颈胸腰椎等疾病都“求甚解”,凭着不服输的劲头攻疑克难,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本领。

“我是在无意中了解到抽动-秽语综合症的,没想到打开了治疗抽动症的大门,到现在为止我已经治疗了全国各地抽动症患者上万例。”郎伯旭说。

2005年,郎伯旭在对省级课题“颈性眩晕”的研究过程中,治愈了一位长期被眩晕症困扰的患者。该患者曾因眩晕症到许多大医院诊治,做了很多检查,但始终找不出原因,而郎伯旭仅凭徒手触诊就判断出其上颈椎有错位现象,给她施行了颈椎正骨手法并配合针灸治疗,仅几次就解决了该患者多年的顽疾。2006年上半年,该患者在温州有一个亲戚也因长期眩晕前来找郎伯旭治疗,同时还带来了同样有眩晕症的10岁儿子。这个孩子在就诊时有频繁的挤眉弄眼及摇头症状,郎伯旭在对其母亲治疗的同时,也对孩子使用其独特手法并配合针灸治疗,前后5次,孩子的抽动症状就明显减轻,通过10余次的治疗,母子俩的病均完全治愈,尤其是孩子的抽动症状也没有了,这让孩子母亲惊喜万分:“郎医生,原来你会治疗抽动症呀!我孩子患抽动症已经3年了,吃了很多药都没有效果”。

治疗.jpg

郎伯旭正在给患者治疗。

这时,郎伯旭才知道原来这样的症状叫抽动-秽语综合症。他马上翻文献、查资料,了解到抽动-秽语综合症是较为常见的儿童精神行为障碍性疾病,严重影响孩子的生活与学习,是人类面对的一大顽症。目前医学界仍倡导长期服用能阻滞多巴胺受体的神经阻滞剂来治疗,但这类药不能有效控制症状且副作用大,给患者造成极大的痛苦。郎伯旭随即思考:这个抽动症是否跟颈椎错位有着某种内在的关联呢?此后,他有意识地去探究这一问题,果不其然,在后来收治的几个同类疾病的孩子中,他均采用独特的手法结合针灸治疗,均取得了令人振奋的效果。

深受孩子抽动症困扰的温州母亲回到家后,当夜就在中国多动网病友俱乐部的留言板上发布了这一令人振奋的消息,让那些仍在四处奔波求医的患者家长们看见了希望和光明。一位来自连云港,网名叫“连云妈妈”的患者母亲立即动身,第一时间找到郎伯旭,她痛苦地说:“我儿子患多动症4年,为了给他治疗,我停薪留职带他全国各地到处求医都无效,只要有一线希望都不会放弃。”“连云妈妈”的赌注下对了,经过23天的治疗,她儿子的抽动症治愈了。在回家前,她激动地说:“我这4年没有一次真正的笑过,天天围着儿子转,连他每天眨几下眼睛都知道,那种痛苦不是患者家属是无法体会的。”

激动万分的“连云妈妈”回家后,也第一时间在网上发布了这一消息,希望更多的患者能得到治疗。一个在上海、北京等大医院都治不好的疾病,一个小地方的医生却能治疗?对这一消息,有些人并不相信,但还是有许多家长络绎不绝地来到椒江,寻找希望。

仁心仁术吸引全国患者前来就医

随着一个个患者被治愈,郎伯旭的知名度也越来越大,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病人,千里迢迢慕名前来的求诊者络绎不绝,郎伯旭的诊室几乎每天都人满为患,这样“拥堵”的场面在寒暑假更是天天上演,门诊量有时甚至高达200余人/天。

抽动-秽语综合症是医学上的一大难题,就这么轻易被攻克了?事实胜于雄辩,越来越多的患者被治愈。

2009年,一封承载着感激之情的感谢信从嘉兴海盐县寄到了市立医院,一位叫沈咏嘉的患儿爷爷在信中写道:他的孙子患抽动症多年,经多方药物治疗均无明显疗效,2007年,他慕名找到郎伯旭,没想到真的治好了。病痛的解除不仅让孩子正常地生活和学习,也给孩子和其家庭带来了光明和幸福。他在信中描述:郎医生的感人之处不单是医术高明,对待病人也不分亲疏,一概认真施治。为了争取时间,他在诊疗室的行动几乎是跑着的,几乎看不到他坐下来喝杯水。为了照顾外地病人,他放弃周六休息,照常为患者治疗。为提高疗效,他不定期举办讲座,让病患家属知情,并出力配合治疗。为感激郎医生,老人给郎伯旭汇去了1000元权作报酬,不料事后院办来电转达了郎医生“情意领下,全额退还”的意见,万分感激的他只能写一封感谢信,表达全家上下对医术精湛、医德高尚的郎医生的感谢。

在康复科,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这样的感谢信也有许多。只有经历了抽动症痛苦的家庭,才能明白治愈带给他们的是多大的幸福。采访中,郎伯旭指着一张合照说:“这三位小患者分别来自安徽、新疆、重庆。这个安徽的小伙子来时脾气非常差,在诊室里经常用脚蹬他妈妈,现在完全认不出来了。”记者从照片中看到,那位来自安徽的患者如今已是一位高大、阳光、帅气的青年,目前正在加拿大上学。“这个来自新疆的患者小秦当时非常瘦小,抵抗力很差,治愈后,3个月内体重增了8斤,如今也是高高壮壮的。这个来自重庆的小孩原来学习成绩并不理想,在椒江治疗时还耽搁了1个月的功课,没想到期末考试数学考了95分、语文考了92分。”细数患者前后变化,郎伯旭也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针灸推拿科里特殊的医患关系

义诊.jpg

郎伯旭正在义诊中

如今,说到医患关系无不剑拔弩张,但市立医院针灸推拿康复科的医患关系则完全是另一个画面。

工作时,郎伯旭的针扎到哪里,病人家属就帮他把凳子搬到哪里;夏天热,郎伯旭忙得满头大汗,病人家属就会给他打扇……一个个场景,在医患关系紧张的当下是不可想象的,但郎伯旭做到了。

“我的腰不好,有时为了让患儿体位舒服,自己就弯着腰或蹲下身子扎针,弯久了,腰部就受不了,有一段时间就经常围着腰围,患儿家属看到后,就很体贴地做了搬凳子、打扇这些事,让我很感动。”说到患者及患者家属,郎伯旭也是满满的感激。

郎伯旭一心扑在工作上,几十年如一日。每天早上一上班,就有一大群病人在排队等候。他十分体谅患者的难处,本地患儿因不想耽搁学习,经常要中午或下午放学后来治疗,因此中午忙到1点、下午忙到6点是家常便饭。外地病人住宾馆开支大,他就千方百计挤时间给他们治疗,甚至上门治疗。忙忙碌碌中就是没时间治疗自己因长期劳损而受伤的脊柱。

“孩子患病,家长的身心都在经受煎熬,作为医务人员,应该对他们和蔼一点,把病情解释的清楚一点,他们的困难也该力所能及地帮助一点。”郎伯旭这样想也这样做,他的仁心也赢得了一致好评。

在郎伯旭的心中,病人总是排在第一位,为了尽快让病人脱离痛苦,他的节假日都给了病人,以至于很少有时间陪伴年迈的双亲及年幼的儿子。为此他也说,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家人。

曾经有一位来自石家庄的18岁患者,因长期的抽动症状,导致他性格暴躁,经过2个月的治疗后病情基本康复。有一天,他妈妈准备预订回程票了,结果母子俩在诊室里吵了起来,儿子一气之下把脖子上的颈套拿掉,并用力甩脖子做激烈运动,结果导致病情复发,患者母亲赶紧请郎伯旭帮忙劝解,经郎伯旭的耐心劝导,最后患者重新接受治疗。五年后,郎伯旭有一次在北京开会,那患者得知后特意从石家庄赶来,只为见他一面。

“生病时有多痛苦,治愈后就有多感激。疾病治愈后,不但救了孩子,更是挽救了一个家庭。”郎伯旭说,曾经有一个来自江苏的患者,治愈回家时,母子俩竟双双跪在地上含泪感谢。看多了患者的痛苦,郎伯旭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全国各级政府部门,包括教育部门,要多关爱儿童的身心健康,多关注抽动症及多动症这个群体,也希望医学界重视这类疾病的研究,让更多的患儿能早日恢复健康。

他视患者为亲人,患者视他为恩人。吉林作家唐城因朋友孩子经郎伯旭治愈,深受触动。历时一个月,实地采访及调查,出版了国内第一部反映抽动症患者艰难治疗历程的长篇小说《舞动的青春》。小说真实描述了郎伯旭的独特治疗方法及椒江的风土人情,目前有关部门正在酝酿拍摄影视剧。“希望这部影视剧早日拍摄,目的不是宣传我个人,而是呼吁全社会关爱这个群体,让国内外的抽动症、多动症患者减少求医的迷茫,看到希望。”郎伯旭如是说。

郎伯旭的两手“绝活”

讲座.jpg

郎伯旭正在作关于针灸的讲座

来过市立医院针灸推拿康复科的患者都有个共同的印象:“忙”、“快”。如此多的门诊量,不快怎么忙得过来?快且对症的治疗,离不开郎伯旭的两手“绝活”:准确的触诊、精准的正骨。

一直以来,郎伯旭致力于脊柱疾病及脊柱源性疾病的研究,临诊时十分重视触诊。他始终认为临床的物理检查是一个医生的基本功,他反对临床诊疗过分依赖影像学等辅助检查,而忽视临床检查。

有一次,一个南京的患者经过治疗,症状基本消失。为稳妥起见,回家前拍片复查,郎伯旭查看时发现片中的颈椎位置又不对了,于是就给患者重新矫正,结果越矫正病情反倒越严重,最后才发现,是拍片时头部位置没摆正,导致片子结果显示不准确。这件事给了他很大的触动和反思,之后他看病必先进行仔细的物理检查,根据自己触诊的感觉,再结合影像反复揣摩,作出诊断。久而久之,结合自己丰富的临床经验,他仅凭徒手触摸或触诊就能判断患者的病理情况。“30多年来,我触诊的病例起码有数万例,准确率非常高的。”郎伯旭笑着说。

在准确触诊的基础上,郎伯旭创建了精准定位正骨法。寰枢关节错位的正骨是临床难度及风险系数较高的位置,长期以来,骨科学术界常认为此关节禁止正骨,也无法通过正骨纠正,但郎伯旭根据力的三要素原理,创建了三维立体正骨法,经过治疗后拍片验证,成功治愈了数千例寰枢关节错位患者,并且没有任何风险。

在针对胸腰椎的研究中,郎伯旭还创建了“定点斜扳正骨法”,这也是他的独门“绝活”。温岭泽国一位34岁的妇女患有腰椎病,在某医院施行整脊复位后,当夜就感觉腰部疼痛加剧,后经人介绍来到郎伯旭处,只见他用手简单的触摸检查了一下,当即作出了诊断,然后用“定点斜扳法”,巧妙地将其整复归位,几分钟后,这位妇女就能活动自如了。有的儿童经常性腹痛,B超常提示是肠系膜淋巴结肿大,常规需要服用抗菌抗感染等药,而患儿常反复发作,效果不佳,郎伯旭采用“定点斜扳正骨法”治疗,每次仅需几秒钟,2-5次即可看到效果。

经他手康复的病例不知有多少,他的“绝活”也越来越受肯定。他的“定点斜扳法正骨”,不但定位准确且整复的位置、力度、方向可随意掌握,并可应用于上腰椎及中下段胸椎的整复。由于其优点突出,实用性强,疗效显著,曾在国际手法论坛上演示,受到全国推拿专业委员会一著名教授的赞赏,称他创新的手法跟经典手法相比已经有了质的飞跃。

随着知名度的提高,不断有人高薪聘请或邀请他创业。桐庐一家民营医院院长,许诺年薪200万并配备一辆车子、一套房子。还有本地一家筹建的医院许诺给他目前收入的3倍,但郎伯旭始终不为所动。

相比较对金钱、名誉的淡然,郎伯旭对学术的追求却非常执着。多年来,他探索出许多用药物难以奏效的治疗技术,并取得神奇疗效,开展了10多项填补学术界空白的技术。在目前全国中医类学科无效益而逐渐萎缩的背景下,他带领的学科却不断创造奇迹。2006年,他的学科被评为医院的重点学科,作为一个以中医为特色的新兴学科能在综合性医院(三级乙等医院)中被评为重点学科,这在省内尚无先例。2008年该科又以第一名的成绩被评为台州市中医重点学科。2012年他领衔的《中医脊柱病学》学科荣获浙江省中医(中西医结合)重点学科,是台州市综合性医院中首家省级重点学科。2016年末,以他为主要贡献者与组织者,医院获得了“全国综合性医院中医药工作示范单位”称号,是全省五家之一、台州唯一。

几年来,他先后有10多项课题立项,其中6项被省卫生厅及省中医药管理局立项;发表论文40篇,其中国家一级杂志10篇。他先后荣获浙江省和台州市劳模、台州市拔尖人才、台州市名中医、台州市优秀共产党员、椒江区拔尖人才、区名医工作室领衔人、十佳服务明星、医德医风十佳人物等30多项区级以上荣誉。